鬼吹燈 > 帝道無邊 > 第二百五十三章:老祖閉關

第二百五十三章:老祖閉關

    神光如海,絢爛刺目,云端之上,云破天與一個未知的生靈廝殺。

    黑霧洶涌,遮掩住了一切,天上地下,都陷入了大戰之中。

    “轟!”

    終于,一聲大吼傳出,一面古鏡迸發神威,將詛咒殺的粉碎,一縷縷精血落下,匯入云族祖地,形成了“泉眼”。

    “這便是本源詛咒的來歷么?”古默眉頭一挑,這來自一個恐怖的生靈。

    但是,似乎是云破天贏了。

    記憶晶石當然畫面中,云破天白衣染血,神色凝重,相當慘烈。

    “你們離開祖地。”云破天催動這一面古鏡,霞光四溢,開辟出一條出路。

    大戰過后,云族活著的人不多了,被云破天傳送出去。

    突然,一只擎天大手落下,摘星捉月,轟碎了這條通路,血雨飄零,一群人皆爆碎,這條路被毀了,化為灰燼。

    “劫數……”

    云破天嘆氣,祭出古鏡,轉身回到祖殿,銘刻了禁制。

    “轟!”

    這一只大手很果決,不放過云族任何一人,攻殺云破天。

    “砰!”祖殿顫動,古鏡璀璨,云破天揮動這面古鏡,迎接了一擊。

    他身軀巋然不動,卻綻出一片血霧,眼眸黯淡,英雄末路。

    “你是一個人杰,卻生錯了時代,注定要伴隨云族消亡。”冷漠的聲音響起。

    “向天再借一萬年,你未必是我的對手。”云破天傲骨錚錚,卻閉上了雙眼。

    “安心去吧,你已經讓一個霸主和你陪葬了。”神光縱橫,一只龐大的手印從天而降。

    云破天通體璀璨,三重道域疊加,云氣茫茫,若仙氣飄渺,不可揣測,而后,竟衍化出一方天地,道則彌漫。

    “我命由我不由你!”云破天出手,和這個神秘人大戰。

    “霸主之境!”雨落驚叫,記憶晶石不會有錯,還原了昔日的景象,云破天不亞于一尊霸主。

    “大天碑手!”

    兩只龐大的手掌碰撞,古鏡沖上天,而后大道轟鳴,祖地劇烈顫抖。

    就在這時,云破月從祖地外趕來,這個神秘人冷哼一句,探出一只擎天大手,要滅殺云破月。

    “死!”

    云破天白衣飄飄,化解了部分威勢,大口吐血,而云破月則被鎮壓在一條古路盡頭。

    “轟!”

    又是一場激烈的大戰,而后塵埃落定。

    劍斷人亡,古鏡也碎為幾塊,云破天盤坐在祖殿前,雙眸緊閉。

    他喃喃自語,道:“再給我一萬年,我未必懼你!”

    “世間沒有如果。”神秘人冷漠回應。

    “太陰族,太陽族,靈族,天族,古族……都亡了。”云破天氣若游絲。

    聞言,古默抬起頭來,涉及到了古村。

    “呵呵,古族這個鍋本尊可不背,此事通天。”神秘人現身,他一手指天。

    “什么意思?”古默疑惑。

    “轟!”

    而后,他一步邁向祖殿,伸出擎天大手,直接轟進去。

    “人神合一。”云破天突然回光返照,和祖殿內的一座神像合體。

    “殺!”

    最后,神像殘破,祖殿斷壁殘垣,來敵實力太恐怖,他傾力一戰,依舊隕落了。

    神像落淚,而神秘人也退去,似是被云破天最后一擊重創,灑落血跡。

    “砰。”記憶晶石碎裂,化為粉末,隨風飄散,昔日的景象也消失了。

    眾人皆動容,萬載之前,祖地發生了一場大戰,極為慘烈,跨越了道尊境,直擊霸主。

    有一個神秘人代表詛咒,抹殺了云族祖地的生靈,風華絕代的云破天也隕落。

    “大哥。”云破月垂淚,在最后一刻,云破天為他化解了殺術,否則他也將死去。

    祖殿,云破天白衣潔凈,一塵不染,血垢都沒了,忽然,他睜開眼睛,粲然一笑,霞光萬道,瑞彩千條,極盡絢爛。

    “破月,云族香火未絕,希望你能傳承下去……”云破天開口,殘留的神念消散。

    而后,他肉身解體,在祖殿化道,點點星光斑斑,如星河點綴。

    “大哥,你不要走!”云破月大叫,繼而號啕大哭,聲音悲慟。

    在場眾人感同身受,心中都有一股悲凄之意,皆嘆息一聲。

    云族之人跪拜,這是讓云族崛起的絕世人杰,位列道尊,疑似霸主,可惜卻隕落在一個未知的神秘人手中。

    “等等,這是?”天殘道人瞳孔一縮。

    古默望過來,心中一震,在化道之地,銘刻了兩個大字——上界!

    “難道說,這個大敵來自上界,和云族有仇怨?”眾人猜測。

    尤其是古默,他更加關注,在零星的話語中,他似乎知道了古村的往事。

    有人在出手,包括太陰族,太陽族,天族,靈族……

    “不太可能吧,上界似乎沒有詛咒之力,即便有也很少,不成氣候。”雨落搖頭。

    但她也說了,上界很大,九域之地,還包括無盡的混沌地帶,極為遼闊,或許有擅長詛咒的強者。

    “有朝一日,希望我能尋找到那個神秘人。”云破月眼神堅定。

    “我也是。”古默道,他依稀記得,麒麟也曾遭劫,被一道刀氣重創,沉睡了好久。

    之后,眾人端詳祖殿,幾塊古鏡的碎片沉浮,流轉玄黃氣,乃是一件重寶。

    “通天古鏡。”云破月攝來這幾塊古鏡碎片,被打碎了,已經不可能拼接了。

    古默眼神一凝,這面古鏡絕對是至寶,不亞于混沌鐘和亢龍锏。

    “云族的氣運之器,果然不是道圖和九層紫金塔可比的。”雨族太上感慨。

    據說通天古鏡可覆蓋整片雷澤,且可打出無上之光,連道源境也承受不住。

    可惜,在廝殺中,這面古鏡碎了,無人可以將它修補好。

    “日后再說。”云破月收起古鏡碎片,繼續向前走去。

    盡管是碎片,但通天古鏡的殘骸依舊珍貴,蘊含了極品神料。

    天殘道人和亂天宗主都眼饞,但忍住了,云族的氣運之器,意義重大,像雨族的道圖等,都要收回去的。

    當然,譬如蛟龍三族,它們的氣運之器不必還回去,有一件遺失在眾妙之門,還有玄龜族的神山和雷族的古塔,天殘道人和亂天宗主各持一件。

    祖殿斷壁殘垣,可以想象,昔日的戰斗多么激烈,在祖殿盡頭,一座神像殘破,沒有昔日的威勢。

    “先祖。”云破月自語,這便是云族的古祖,這座神像從上界就存在了。

    云族的前身就是上界的云天宮,也被覆滅了,八成和那個神秘人脫不了干系。

    神像古老**,但已經破碎,云破月心境空靈,有所領悟。

    “諸位,我似有所頓悟,要再次閉關一段時間,還望見諒。”云破月開口。

    “我陪你。”花弄影牽著云破月的手臂,她剛踏入道源境,也要磨礪道果。

    況且,他們已分別萬年,相思纏綿,相見卻難,今日說什么也不肯分開了。

    “好。”云破月強顏歡笑,兄長離世,恐怖的大敵,一切都讓他心情沉重。

    “也好,我們收獲挺大,也需要消化了。”天殘道人說道,他正在參悟血蓮的道果,收獲頗大,可謂一日千里。

    亂天宗主亦然,他戰力逆天,但終究不是真正的道源境,需要閉關突破。

    “我等離去了。”雨族太上他們也選擇閉關,其實若非出現祖地這一檔子事,他們才懶的出來,這有損壽元。

    畢竟,他們沒有突破道源境,困在雷澤桎梏中。

    “呼!”

    一束束神光騰起,眾人皆離去,古默也欲離去。

    “等會,這個還給你。”云破月開口,遞過世界之種。

    這本來就是屬于古默的,讓他參悟一段時間,如今物歸原主。

    “你對我云族有大恩,將來飛升上界,相信會有一番因果的。”云破月道。

    古默不解,且云破月亦未解釋。

    古默乃天縱之才,妖孽程度比之云破天有過之而無不及,必然不會呆在雷澤一世,即便沒有霸主下界,他也要想法飛升上界。

    “前輩,我們走了。”

    “再見。”云破月和花弄影揮手,而云塵閑來無事,也跟隨古默了。

    “唉。”

    古默唉聲嘆氣,從祖殿中走出,而天殘道人他們已經遠去了。

    “老弟,我和亂天去一處名山大澤閉死關了,小事招魂,大事挖墳就成。”天殘道人的聲音傳來,讓古默很無語。

    不過他眉頭一挑,天殘道人竟然和亂天宗主一塊閉關了。

    “咣當!”

    祖殿的大門合上,升起無數混沌禁制,云破月和花弄影與世隔絕了。

    這一次閉關,或許須臾之間,或許要一年半載,或許要更長時間。

    這一次變化,影響很深遠,連老祖都隕落不少,更阻斷了霸主下界,反正三大禁區的光柱都碎了,想下來也沒辦法。

    何況,混沌鐘和亢龍锏的主人死了,讓上界都為之震動,霸主也小心翼翼,不敢下界。

    “哦,我估計,幾乎所有道域境都要閉關了,維持壽元。”古默判斷。

    “是的,我族只有云逸老祖回蒼茫山脈了,玄月老祖他們也在祖閉關了。”云塵說道。

    他邁出云族祖地,雷澤之事已經完了,他將何去何從?

    http://www.zofez.tw/didaowubian/101354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ofez.tw。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财神捕鱼外挂 重庆市彩宝典 买足球竞彩有什么技巧 中彩彩票下载安装 三分pk10走势图官网 及时比分500完场版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幸运快三计划是真的吗 360北京pk10走势图 老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聚宝盆计划软件官网下载